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云南腾冲翡翠交易: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

19-06-09 01:45:06 来源:

  从那时起,这些一块块貌不惊人的石头里,就裹藏了一批又一批人的希望与梦想。一个个关于财富、事业、、家庭甚至生命的传奇故事因为石头而流传不休;一代代人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这些故事中辉煌的主角。

  在这场失败远远大于成功的博弈中,想窥探石头里秘密的人,却只有极少数能在惊鸿一撇后,脸上依然留有灿烂的微笑。

  赌石。表面上赌的是石头里那些似是而非的翡翠宝石,但就是因为这关键的似是而非,赌的其实是赌的身家甚至性命。“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翡翠带给赌的,有一夜暴富的,也有两手空空的迷茫。19世纪末,入侵缅甸的英国人把他们怎么也琢磨不透的翡翠矿石的称为“东方魔石”!

  年逾50的胡续建和所有的普通中年男人一样,每天为了家庭奔波于昆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现在,看石头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忙碌了一天的胡续建坐在自己梁源小区的家里,显得平静而无欲无求。要不是胡家角落里散落的几本翡翠专业书,任何人也不会把老胡和赌石、和翡翠拉上关系。而事实上,胡续建的一生的希望几乎都搭在了一块小小的石头上。赌石,成了老胡心中挥之不去的隐痛。

  从卧室走出来的老胡手上多了一块表面有些乌黑的石头,拳头大小的石头已被切成大小不等的两块。通过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乌黑的表皮里面是一片花白色中夹杂着点点星绿。

  “这块石头,让我告别了翡翠行业!”老胡多少有些黯然。盆里的清水被老胡用手抹在石头的切面上。随后,他拿起一把手电筒,把光束打在了石头上,在光的照射下,石头的切面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一片花白。“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这石头花了我50万,你一定不信。”

  11年前,这块石头被老胡从一个缅甸人手里买了过来,当时,石头是完整的,并没有被切开。老胡认定石头里有货,自己可以靠着它发家致富。东拼西凑的50万让老胡在背负了20多万元债务的同时,也成为了石头的主人。但是,这也正是老胡噩梦的开始。

  “买石头的时候,我看的非常仔细。以我当时的经验判断,这块石头肯定不一般。”交易进行的很顺利,缅甸人开始要价80万,最后以50万成的交。“我买的这块石头完全被皮壳包裹住,既没切面,也没开口。按照行话说,这就是一块标准的赌石。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如过切开后赌涨了(石头里有高品质的翡翠),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老胡的眼中微微有些放光。但是,事情并不是那么幸运。胡续建这次赌垮了(石头里的东西没有价值)。

  “在瑞丽上午买下的石头,我下午就在瑞丽解了(把翡翠原石切开)。”胡续建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解机(专门用来切翡翠原石的机器)在切石头时发出的轰鸣声。“那声音震的我的心直打颤。”

  “切石头前,我还找了几个一起做翡翠的朋友研究了半天,决定这个石头应该从什么地方切。”十多分钟后,解机的轰鸣停了下来,掀开解机盖的那一刻,胡续建的手有些颤抖。“那时的感觉很复杂,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当看到切开的石头一片花白,玉薄得像竹叶一样时,胡续建呆在了当场。“最后是怎么回的昆明,我都不记得了,梦游一样。”赌垮了的老胡再也没敢碰过赌石,几年来,靠些小打小闹的生意,老胡好不容易才还清了债务。“神仙难断寸玉,一刀就切没了50万,我当时是彻底读懂了这句话的意思。”说这话的时候,胡续建有些激动。

  90年代中期,在一家国营单位做采购员的胡续建获得了比旁人更多的“闯荡”机会,经常的出差和驻外地工作,让老胡的心里揣满了致富的梦想,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做点小买卖的胡续建成为了那个时代“先富起来的人”。

  “一次去瑞丽出差,在那里差不多住了两个月,这两个月让我对翡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兴趣的产生,还得从老胡遇到的一个真实故事说起,当时老胡住的旅社旁边,经常都有小贩摆摊做点小生意,其中一个买“冰葫芦”的小姑娘受到了幸运的垂青。

  一天中午,一个缅甸玉石商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上没有一分钱,而自己身边的儿子却发烧烧得不醒,缅甸商人情急之下,就背着孩子沿街讨钱给孩子看病。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要到了小姑娘的“冰葫芦”摊前,小姑娘心一软,就把身上的四十多块钱都给了缅甸商人。

  谁也没想到,几天之后,缅甸商人再一次找到了小姑娘的“冰葫芦”摊前,这次他不是来讨钱的,而是给小姑娘送来了两个鸡蛋大小的石头。“这块石头算我你的,一定要记住,这石头只能解,不能卖!”缅甸商人走后,小姑娘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卖掉这块翡翠原石,而是把它切开了,这一切,里面全是上好品质的翡翠。小石头一转手就卖了200万。

  小姑娘的一夜暴富,给胡续建很大的触动。“玩石头真能赚钱!”这样,老胡就在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一心一意的搞起了翡翠生意。几年的摸爬滚打,几次的明货(擦开皮、开了口、切了面的翡翠原石)交易让老胡赚到了一点小钱。但远不能满足的他把目光投向了风险度极高,且利润也极高的赌货。“没想到只一次就葬送了我一生的梦想。”老胡很惆怅。 (来源:云网-生活新报)

  现在,老胡的侄子在姐告开了一个专门经营翡翠首饰的小店。生意做的还不错。但最让胡续建放心不下的是,自己25岁的儿子也想做一做翡翠生意,在赌石的行当了博一博。“我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没有成功,但是孩子也许有机会成功。”胡续建对赌石仍然充满了希望。

  “我准备先到姐告跟表哥学习一段时间,积累点经验和资本。”大学刚刚毕业两年的胡南并不相信父亲的失败会在自己身上重演,他对赌石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然而,此时的胡家父子并不知道,现在的赌石行当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赌石行家们已经开始远离百分之百的‘赌货’,现金和财力已经替代经验成为了这场生意里最有力的武器。

  黄佩林用手抓住一片刚刚切下的翡翠,把它放到水里洗干净,再用满是茧子的双手把翡翠片举过头顶,借着屋外投进来的光线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翡翠片。这片“石头”看来没让他失望,他的眼睛写满了慰籍和满足。“还不错,虽然不是什么上品,但也还可以。”已经59岁的黄佩林把石头放进身边的口袋里笑着说。像他这样的翡翠商人腾冲县城里比比皆是,在这个有着“翡翠第一城”称号的地方,象黄佩林一样的赌不在少数。然而,在腾冲真正有经验的玉石商人却很少参与到纯粹的“赌货”交易中。

  遇到黄佩林的地方是腾冲县城内的一个翡翠毛料加工厂,当时他正在等待开解一块自己“淘”来的石头。

  切石头的解机是有盖子的,看不到石头被切开的情况,开解的时候黄佩林除了等待就只有在心里自己能有一个好运气。“这块石头我是1000块买的,就算解不出什么,我也不会亏得太多。”嘴上满不在乎的老黄,却一直坐不住,不停的在解机前转悠,感觉像是在等待成绩通知单的小学生。

  在这家毛料加工厂的院子里,一堆堆已经没有多少价值的边角料被随意的堆中央。在院子的角落里还有几块以吨为单位的翡翠毛料。“这些料都不是很好,价值不是很大。”干切割翡翠毛料工作已经8年时间的中年男子王成不屑的说。“这快石头还不错。”在摆着8台解机的厂房里,王成指了指地上的一块半米大的石头说,“这块石头,虽算不上上品,但也值十多万了。”

  这一个在当地数得上规模的毛料加工厂被很明显的分成了三个区域,一间出售翡翠成品的铺面,一间厂房是专门切石头的,而另一间是对切出的石头进行简单的打磨加工。“这里能生产的只有手镯,雕刻工艺比较复杂的摆件和挂件则要到专门的地方找人加工。”王成说。

  已经切完石头的黄佩林,很悠然的在院子里抽起了一种产自缅甸的劣质香烟。“我经常会拿石头到这里切。但是赚得并不多。”专门倒腾毛料的黄佩林看上去并不富裕,他通常是从当地村民或者缅甸边民手里以低价买进一些品质的翡翠原石,然后再切割后低价买给真正的翡翠商人。在这些商人手里,粗糙的石头将变成各种价格不等的饰品摆上珠宝商店的柜台。“我这样的人在翡翠行业里就和流浪汉一样。算不上生意人。就靠着一点浅薄的看石经验谋生。”

  因为下雨,杜茂盛的珠宝商店里显得冷冷清清。这位因为央视的赌石专题片而声名远播的翡翠专家坐在柜台后面,和一位看了电视而专门前来拜访的客人闲聊。

  “在如今的腾冲,已经很少有人去买真正的赌石了,这样的石头赌性太大,风险太大。大家现在都变得很稳健,趋向一些已经开解过的明料。这样的风险相对小些。”已经三代经营玉石生意的杜茂盛说。这位曾经当过腾冲工艺美术厂12年厂长的老人,有着各种关于翡翠的各种资质证书。眼睛,成为了杜茂盛混迹于翡翠行业几十年,并扬名立万的资本。

  腾冲工艺品厂是在末期的1973正式投产,主要从事翡翠毛了的加工。由于当时并没有对外,加工翡翠的原料很难从产地缅甸运到腾冲。“我们当时就靠着埋在地上的边角料加工生产。”在腾冲几百年的翡翠历上,工匠们一直都只能生产最简单的手镯,这样一来,许多价值不菲的边角料就被随意的埋到了地下。按照现在的加工技术,这些以前的边角料里,有很多都是价值连城的翡翠原石。

  “所以,腾冲可以说是一个遍地是翡翠的城市。”杜茂盛说。“在腾冲,只要碰到老建筑拆迁,就会有许多人到工地上挖掘,他们都希望能够找到先人们埋在地上的‘边角料’。”对这一情况已见怪不怪的腾冲县文化馆馆长段应说。“因为大家都相信,地下的‘边角料’有好货,所以在腾冲县城内拆旧房盖新房时,房主往往只会付给施工方一半的价钱,另一半责由地下可能挖到的翡翠来抵偿。这其实也是一种独特的赌石行为。”段应说。

  和翡翠打了十多年的交道,让杜茂盛把赌石看成了一种彻底的投机行为。由于所赌石表面一般都有一层风化皮壳遮挡,看不到内部情况,人们只能根据皮壳特征和人工在局部开口,来推断赌石内部有无上等翡翠。这就使得翡翠原料交易中,对翡翠原料品质鉴别成为一件颇为困难的事。而且带有很多悬秘意味。“我看了那么多年的石头,对一块完全没有开解的石头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原料石头究竟有没有上等的翡翠,没有任何的科学仪器可以检测的出来。所以说神仙难断寸玉。”对赌石持反对态度的杜茂盛也相信赌石确实可以使人一夜暴富,但他却觉得这样的机率实在太小。“要买好的赌石,你必须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而且要到缅甸的矿山上直接购买。运到了腾冲,还没开解过的石头中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上等货了。它们的赌性都太大了。”杜茂盛认识为,矿山上的相玉师傅天天在和石头打交道,有内容的石头几乎不可能逃过他们的眼睛,所以在腾冲或者说在缅甸以外的地区,要找到廉价而高品质的翡翠原石基本不可能。

  “想靠赌石发财的机会,绝对不到万分之一。”杜茂盛说。在腾冲,绝大多数买主卖主都懂毛料,双方最后商定的价格很合理,知道买块毛料能怎么样处理,能获得多少利润。翡翠从挖掘到最后制成成品是条流水线,这条流水线每一环节能获取多少利润都是相对明确的,谁都有机会富,但都不会像传闻中那样暴富。

  俗话说“神仙难识寸玉。一般有经验的玉商,所谓全凭眼力,似乎没有什么定规和标准.其实都只是传说。在腾冲珠宝协会前会长杜茂盛的眼里,翡翠其实是可以识别、能够识别的。

  杜茂盛介绍,根据自己在解机前站了1000多个小时的经验,判断一块翡翠的好坏,取决于五个关键的因素:种,色,水 ,底,裂。

  种即翡翠的结构状况。细腻、致密、光洁度高的俗称老种,价格高。反之棉多、杂质大、颗粒粗的叫“石性大”,谓之新种。老种玉已经从石中脱颖而出.不再具有石性,已经进入宝的行列。种是对翡翠成熟程度或综合素质的称谓。

  色指玉料的颜色。玉有红、绿,蓝,黄、春、灰、白黑等色,以红、绿、春三色为主。红、绿、春三色共存的玉器也有,红、绿、黄、蓝、春五色共存的玉器非常惹人喜爱,价值较高。绿色、红色是玉料中的高档颜色,尤以绿色为贵,其商品价值就表现在绿色上,最为人们重视。绿有等级、形状、多少、分布等层次。翡翠的绿色以“浓”“阳”“俏”“正”“和”为好.反之以“淡’“阴’“老”“邪”“花”为差,具备前5项的价值高,后5项的价值低。所谓“浓”即颜色“青翠”的绿色,也就是深绿而不偏暗偏黑色.反之“淡”指绿色淡,显示无力所谓“阳”就是鲜艳明亮.反之就是“”阳绿即使淡一些也会使人有新鲜感,惹人喜爱,阴绿即使深浓也不受人欢迎。所谓“俏”即漂亮或具有青春之意,俏绿色才显得美丽晶莹.否则便显得“老”“平淡”,阳俏之绿有鲜艳可爱之感所谓“正’就是绿色不带青、蓝、灰、黑等色,如带这些杂色称为“邪色”,价值就低所谓“和’就是“匀而不花”之意,颜色均匀,如果绿色呈丝条状或散点、散块状就是“花”,也影响价值。上述前5项者为上品,后5项者为次品。翡翠的绿色以苹果绿、秧草绿、翠绿为上。

  水指翡翠的透明度,与种很有关系,是玉质地的表现.通常以玻璃水(几乎全透明)、响糖水〔半透明的冰糖)、糯化水表示三种上乘的透明与半透明度。不透明或透明度极低的称为无水或水干。

  底即翡翠颜色的屏障部分,有干净、清爽及脏、混、粗细等涵盖。一般有按透明度分的如玻璃底、冰底、糯化底、芋头底、狗屎底等

  裂指玉料的裂痕、裂纹。凡出现裂的翡翠,除有改用前景的外,裂越大越明显,质量越差,商业价值越小,被称为残次品,不论其色其底如何,均不能售到高价。

  一年最少要在缅甸矿山呆上两个月的段老板反复的强调,做这行生意,就是靠一双眼睛吃饭。在和顺段老板的珠宝店里,段怀忠小心翼翼的打开柜台后面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绒布包,包里是10只翡翠手镯。“这些镯子的单价应该都在20万左右,全部都是从一块石头上弄下来的。”段老板自豪的说,那块石头只花了他10多万。

  “我现在还不打算买了这些镯子,翡翠的价格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我准备把它们放一放。”段怀忠认为赌石靠的除了一双眼睛外,还得有敢买敢压的气魄。“其实在翡翠生意中,每一步都是在赌,买了原石,赌的是里面的肉是不是高品质的翡翠;切石头时,堵的是切的部位是不是这块石头的富处(品质最好的地方);在加工时,赌的是工匠的手艺,是否能让石头锦上添花;就算是加工好了,在进行刨光的过程也是在赌,有的时候,一块翡翠饰品刨了光反而失去了以前的灿烂。“所以说,赌石说的不单单是原石的买卖。

  和杜茂盛一样,段怀忠也认为,真正的翡翠商人是不会把希望放在没开过口的‘赌石’上的。无论是剖开还是没剖开的翡翠毛料,购买价和实际价都有偏差,“即使是剖开的毛料,也不能完全确定价格,说不定再解开一刀,又有新发现”。所以,广义说,一切翡翠毛料的买卖中,都了赌博成分;而狭义的“赌石”,即完全不解开就贩卖的石头,在腾冲反而不多见——在一个翡翠鉴定经验丰富的地区,人们更愿意靠经验吃饭,而不是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狭义的“赌”的石头被称之为“赌货”,这种赌货只占腾冲毛料交易量的1%,一般价格都很高。按照段怀忠观察,只有资金极其丰富、发财强烈的人才去买这种“赌货”。而参与这种“赌货”交易的人,被刘祖光称为“尿泡财主”,几刀下来,整个人就垮了。

  在腾冲,参与纯粹“赌货”交易的人越来越少,其实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2000年起,缅甸对翡翠矿石的控制拍卖,让财大气粗的广东老板几乎控制了翡翠的源头。腾冲的翡翠商人在悄然无息中沦为了整个翡翠交易链条中的配角。“有价值,值得一赌的翡翠毛料,在腾冲已经难得一见。”段怀忠说。

  腾冲县城距全球唯一的翡翠毛料产地缅甸国境线多公里距离,按照《徐霞客游记》记载,明朝始,腾冲已经成为缅甸翡翠交易的中转,那时起,腾密(腾冲至缅甸密支那),腾八(腾冲至缅甸八莫)成为缅甸翡翠毛料运往中国的要道,在腾冲交易后再运往世界各地的交易市场。云南解放后,持续几百年的翡翠交易戛然而止。

  70年代,中央出台了发展对外贸易政策,腾冲的玉石毛料生意开始从新繁荣起来。在那以后的几十年里,腾冲扮演起了全球翡翠交易集散地的重要作用,那是腾冲翡翠行业的春天。1996年,缅甸宣布准许私人进行翡翠原石交易后,堵住了缅甸商人边境走私的通道,翡翠交易大多数回到缅甸本地进行。的买家不用再像90年代初的广东人一样,先坐飞机到昆明,由昆明倒夜班车到大理,再从大理搭一天的车到保山,这样费尽周折才能进行一次原料的采购买卖了。他们可以直接飞到原料产地缅甸的瓦城。 这就是腾冲翡翠交易冬天的开始。

  段怀忠至今都很怀念7年前专门经营翡翠原料的日子。“那时候,我不像现在,基本不做翡翠成品生意。都是直接到缅甸的矿山上去进口毛料。然后买给广东来的翡翠商人。”当时,缅甸翡翠还是走陆运输到腾冲的,那还是腾冲翡翠毛料交易的黄金时代,海关的门口,停满了、广东商人的车,他们在海关等待着从缅甸运来的毛料,毛料刚一到关,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认购一块块石头。“石头都是一堆一堆的买,在价格上你只要稍微犹豫一下,机会就被别的买家抢走了。当时来腾冲买石头的广东商人与其说是在买,还不如说是抢。”

  2000年开始,缅甸加强了对本国翡翠毛料的控制,毛料不再走腾冲出口,而是直接在仰光拍卖出售,去参加过拍卖的腾冲老板,很快发现,那里已经不是腾冲商人的天下,“石头不单个出售,而是一堆一堆整体拍卖,每堆起价5万欧元”。于是本钱小的腾冲商人根本不敢上前,站在前面举牌的是广东、的老板。他们或者直接上缅甸仰光,或者去广州附近的毛料市场,“最好的翡翠原料已经很难在腾冲看到了”。

  刘祖光是腾冲外贸公司下设一家翡翠毛料交易公司的老总,在他公司的一间会客室里,稀稀地坐了几个当地人,在沙发上打牌,“他们都是有毛料放在我这里代售的,整天过来等客户”。

  目前来腾冲的毛料都是靠私下关系从缅甸的矿山直接运来的,“在缅甸境内算走私,运到中国再报关,打上编号,成为的进口商品,所以一上运输价很高”。1公斤毛料运输价由最初的几块钱,涨到了现在的200元,刘祖光说,算上运输费,再加上33%的关税,得生意做不下去了。

  在刘祖光的公司里有几间教室大小的仓库,基本都已经开了口和切了面的毛料随意的堆在地上,每堆毛料的旁边都有一盆清水和一盏台灯。“这是用来给客户看石头的时候用的。”仓库的保管员解释说。紧靠着仓库的墙壁边有一排铁制的文件柜。“柜子里也是摆放毛料的,里面的毛料价格要相对高一些。但是也很少有极品的石头,好的石头几乎都到了广东和。”刘祖光有些无奈。

  在仓库里,有另一位腾冲翡翠行业的专家张竹邦陪着一个东北老板来选块石头做个玉佩。张竹邦这次就是充当了“眼睛”(帮助鉴别毛料价值的专家)的角色。张竹邦以前就无数次去当过外来商人的“眼睛”,因为自己没资金,所以不可能参与大买卖,只能靠当“眼睛”赚小钱,“再有眼力也没用,钱都给大老板赚走了”。翡翠交易中,要想获利丰厚,需要大资金,

  现在每隔5天,腾冲就有毛料交易集市,他会出门去逛逛,500元买块小毛料,解剖得好,能在其中解出一对手镯,付掉加工费200元,这对手镯定价也不过1000元,“赚点小钱花花”

  张竹邦的感觉,腾冲90年代成为毛料的交易中心几乎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即使没有经验的人,也可以靠腾冲众多的鉴定人才而公平买卖,“那些从昆明包车过来的商人不用费事,很容易就能在腾冲当地找到看毛料的‘眼睛’”。而在90年代,这种“眼睛”在外地还是稀罕物,“听说广州找个鉴别专家,每次交易价上万元”。在腾冲,这种专家只要花低廉的代价就可请到。

  面对严峻的形式,2007年10月中旬,腾冲县人民下发了《关于成立腾冲县翡翠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知》,领导小组的成立,标志着腾冲翡翠产业结束了纯民间运作的历史。据腾冲县一相关人士介绍,方面已经有初步的设想,这其中包括,准备修建一条直接通往缅甸矿场的跨国公,目前,这条公在中国境内的部分已经完工。以此相对应的,腾冲还希望能够在腾冲和缅甸交界的地方一个国家级口岸。以此来重整“翡翠第一城”。(施律)生活新报

/3/1/detail_208.html